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张青凯x夏飞』少年往事一


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操场上熙熙攘攘的,张青凯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极力向着离他并不算近的夏飞打招呼,可惜周围环境太嘈杂了,再加上操场空旷,他的声音如石沉大海,没有激起半点回应。
分完班后,张青凯一时半刻也没闲下来,搬书,发书,听老师自我介绍,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他立马就去找在隔壁班的夏飞了。
“夏飞!”
“诶来了来了。”
“你刚没看见我啊!”
“刚你叫我了?”
“那是,我不就认识你这么一个xx初中的吗,不找你找谁啊!”说着就拍了下夏飞的肩膀。
“奥奥,我知道错了,啧,别拍我,怪疼的。”
“你这小身板,补补钙吧啊,我总觉得一碰就倒了。”
夏飞瞪他:“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多锻炼!一起走吗?”
“等一下,我去和他们打声招呼。”
“好。”
-
“你没骑自行车来吗?”
“骑了,胎扎了……”
“谁扎的?”
张青凯笑了,“这我哪知道”
“哦,也是,那你怎么回去呢?”
“蹭车……”张青凯愣愣地看着他,看得夏飞一懵,“什么?”
“蹭你的车!”
“哦,好”
“不愿意啊”
“没,没反应过来”
张青凯说完自己的目的后,底气就莫名其妙的足了起来,不想去猜夏飞心里怎么想的了,但又觉得夏飞这劲不太对,低着头好像不打算理他了似的。
于是他从夏飞手里抢过了车把,“上来!我载你!”
夏飞笑了,“你打算怎么宰我?”
“就这么宰呗,宰你连工具我都不用。”
“你这话说得可不一定,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反抗呢”
“猜的”
“啧我有那么好欺负吗”
“说了猜的”
夏日的余晖照在少年的身上拖出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大片的阴影。
-
夏飞家离学校不远,但张青凯因为驮着个人还是骑出了一身的汗,夏飞先下了车,“来我家坐会儿吗?”
反正学还没开呢也没有作业,张青凯没有犹豫地就进去了,“冰箱里有水,自己拿去”
“嗯好”
“夏飞,我一直觉得你成绩比我好不少,你怎么也来这个学校了?”
“离家近”
“就因为这也太可惜了吧”
“还好吧,这学校不挺好的吗”
夏飞靠在冰箱旁边的墙上,张青凯一关上冰箱门,就猝不及防撞上了夏飞那双闪着光的眼睛,他自觉失言,闭口不再提这件事,转而和他聊起了对新学校的感觉。
张青凯中考时有体育加分,升入高中自然是要加入校篮球队的,夏飞不一样,这些事他全是听张青凯说出来的,他也就静静地听着,知道张青凯无意间瞥见了客厅里的表,不知不觉就过去这么久了啊……
“夏飞我先走了,一会儿我爸妈回来了!车我明天早晨过来接你!”
“诶行,别晚了啊,别再和别人聊天耽误了!”
“夏飞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损呢!你也不说提醒我一下!”
“我看你说得那么兴奋不好意思打搅你嘛,我都暗示你半天了!”
“给我倒水就是暗示啊,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
“行了,你找我借车还这么多话,你就不怕我不借了?”
“算你狠,明天见”
“嗯,再见,慢点骑,别把我车弄坏了!”
“知道了!”
-
张青凯转天早晨还是一如既往地迟到了,到夏飞家的时候里打上课铃都没几分钟了,“我就知道不应该信你”
“别别别,我那车还困学校呢,你要是不借我车,我就只能走路上学了!”
“你活该!”
“夏飞!”
“放学我和你帮你去给车打气,别再骑我车了。”
“哦。”
虽然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张青凯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毕竟他迟到的原因是给他修车去了。
由于时间关系,张青凯一路上也没顾上和夏飞说上几句话,愣是让他不到五分钟就窜到了学校,下来时夏飞都愣了,“你下次再骑这么快能提前打声招呼不?”
“我这不是怕你着急吗,怎么到还成了我的错了……”
“行了,快去上课吧,放学我去找你。”
“好,我等你。”
-
放学后,张青凯如愿以偿等到了夏飞,“走吧,你的车在哪呢?”
“就在你那车旁边呢,特好找!”
“那你赶紧的,我急着回家。”
“急着回家写作业?”
“对,没错!我急着回家写作业!你赶紧的吧!”
“诶,别着急嘛,刚开学我这人生地不熟的,都不知道哪有个修车的地方。”
“我带你去?”
“嗯?”
“这我熟,我带你去。”
夏飞车把一转,带着张青凯在小胡同里拐了几拐,居然真有一个修车摊开在这。
“大爷!我同学胎被人扎了,麻烦您给看看。”
张青凯听见“大爷”两字就开始乐,等夏飞说完他也叫了声“大爷”却没绷住后面跟了一串哈哈哈。
夏飞无奈地瞥瞥他,从笑得手都开始抖的张青凯手里接过了车,把自己的车一把塞进了他手里。
“大爷”其实看起来也没多大岁数,要不要也不会夏飞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个称谓的时候能让张青凯笑成这样。
修车快,胎扎了也不是什么难见的事,没两分钟就修好了,但是直到要钱张青凯才发现自己钱不够……
平常学生身上带的前就少,张青凯这种喜欢请别人吃饭的人身上更是留不下什么钱。
而这位“大爷”修个车要的钱都是他两顿饭钱了,这怎么能轻易给出去呢……
最后两人一人付了一半,“夏飞,我回来请你吃饭啊!”
“行了,就你那俩钱,自己能吃饱就不错了,不用管我了!”说完了,夏飞一转眼就不见了。
徒留呆在原地的张青凯打听了半天才从这里面绕出来。

『祁醉x于炀』初见

这篇文是我和电竞唯一的联系,别深究
我自己都被甜到饱了,嗝
时间线:初见

祁醉下楼的时候盹还没醒,不过反正也没人,祁醉也不用在意形象了。
但是老远就看见有个机器还亮着,不可能是错觉啊,祁醉往前走近了一点看了一眼,好像是个小哥哥还在练习,祁醉本来没想打扰他,但这个点可能自己发出的声音还是大了点,那位小哥哥看了他一眼,祁醉冲他笑了笑,没想到长得还挺好看的。
那位小哥哥可能是认出他来了,眼神突然一震,祁醉清楚得看见他手抖了下,虽然幅度不是很大。
有意思,这几个小动作撩得祁醉心里有点痒,这么合心意的小孩好像从来没让他遇见过,老流氓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是春心萌动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位老流氓至今一次恋爱没谈过,感情史为零,追人经验自然也为零。
但他毕竟是老狗逼,逗逗小狼狗还是没有问题的。
转天的晚餐上,祁醉装作不经意地给了他一个冰激凌,趁机开始问他叫什么名字。
“于炀。”少年声线清亮干净,祁醉被撩得心里一动。
“祁醉。”祁醉微微笑了一下,“咱俩以后就算认识了。”
“嗯,我知道你是谁……”祁醉好整以暇地看着于炀微微变红的耳朵,心想自己这是看上了什么稀世珍宝。
循序渐进的道理祁醉还是懂的,第一天也就这样了,比赛还在那摆着,不能耽误正事。
看着又拿了第一的于炀,心道自己的眼光果然还是那么准。当然祁醉并没有考虑过自己要是追不上人家这件事怎么办。
令祁醉意外的是,第二天于炀自己主动过来给了他一个冰激凌,但是给完就跑了。祁醉慢悠悠地吃着两个冰激凌,感叹了一句“有意思……”
从这以后,于炀每天都按时送他一个冰激凌,怂了一周后,祁醉做不下去人了。
晚上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下楼晃悠时果然又碰见了在加练的于炀,这回于炀直接把游戏关了出来找他了,祁醉见此情况稍微愣了下,可能是因为原烊看起来实在太乖了,他就没指望他能有任何主动的行为拉进他们的关系。
“不练了?”祁醉有心想要逗一逗这个看起来很乖的小孩,想着反正大晚上的也没别人。
“你来了。”于炀的脸微微有些红了,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飘,不过就算只有三个字,也撩得祁醉心里痒痒的,告诉了自己好几遍对方说不定还未成年才压下了祁醉心中的邪火。
“我来了,所以呢?”
“来见你。”于炀的脸更红了,却不影响他大胆地直视着祁醉的眼睛,满怀着期待与欣赏。
祁醉觉得心脏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好像要冲出束缚获得独立意识。
当然,祁醉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心动地无以复加了呢,越到关键时刻越是要好好表现的知道吗,镇定自若冷静自持,祁醉自认为调整好了状态,觉得此时不表白更待何时啊,人家都主动送上门来了!
嗯,没人问问于炀的意见,我们天真单纯可爱的小哥哥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撩到了祁神心坎上,傻乎乎地以为祁醉还想再送两天冰激凌。
“于炀,我喜欢你。”
于炀愣了愣,似是没想到祁醉会如此直白,如此迅速地表白了。
“嗯……我……”
祁醉说完了感觉这几天心里积压起来的那点不爽终于找到了宣泄的渠道,顿时轻松了很多。
“你喜欢我吗?”
祁神就是祁神,愣是没觉得才认识几天就这么问人家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喜欢……”这句话说完,于炀才彻底地反应过来他俩刚才的对话说了些什么,微微有些不可思议。
“喜欢谁?”
“祁醉……”
祁醉心脏暴击,觉得今天这话要是再说下去,他怕是要吐血了,抬起手腕假装看了眼表,其实什么都没入眼,“时间不早了,快睡吧,男朋友。”
“啊……嗯……晚安。”
说完这句话俩人都没动,不知道是在期待些什么。
“和谁说晚安呢?”
“男…男朋友”
“嗯,这还差不多。”祁醉顺势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下他的额头,对于于炀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也只当他是害羞了,完全没察觉到在他靠近的时候于炀肌肉一瞬间的绷紧。
转天起来,祁醉看着状态好像更好了的于炀,心里不禁感叹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很显然,祁醉没有考虑到于炀也是把他当神的一个小孩,能追上他,与他并肩,这才是他心中觉得自己配得上祁醉的条件,他怎么可能不尽自己100%的努力?
赛程将近一半的时候,祁醉回了趟基地,想着比赛是全封闭的,伙食虽然不说差,但吃了那么久肯定会腻了,再想想天天送到自己房间的冰激凌,祁醉觉得于炀肯定是爱吃甜的,于是顺路给他买了盒蛋糕带回去。
依旧是在晚上别人训练结束后,祁醉觉得自己今天回来得甚至比平常更晚,大概是看不见于炀了,想不到都这个点了,于炀还泡在练习室里呢,祁醉瞬间有些不是滋味,想着一定得劝劝他别这么拼,机会肯定会有的,就算没有,他也可以给他创造机会。
祁醉敲了两下门,等门开了,懒洋洋地靠在门框上对他说:“来吃蛋糕?”
祁醉能感觉到于炀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他的心脏也跟着漏跳了一拍,早知道这小子这么爱吃蛋糕他就多买一个了,老流氓死活不承认其实是因为自己想多看几次如此迷人的小哥哥。
“好吃吗?”
“唔…很甜”
祁醉作势去抢他的蛋糕,虽然没有收到阻拦,但是祁醉看着嘴里塞得慢慢的还在盯着他手里这块儿蛋糕的于炀,觉得自己心都化了,别说买块儿蛋糕了,就算上天入地祁醉都能做到。
“于炀!”
“嗯?”
“于炀!”
“嗯?”
“没事喊着玩”
于炀笑笑,也不反驳。
祁醉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这么可爱的于炀一天中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能留给俩人独处,祁醉已经盘算着以后要如何才能让于炀一天24小时都能属于自己了,当然于炀不可能知道祁醉心里有些什么想法。
好不容易熬到了赛程结束,祁醉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没想到等来的确是晴天霹雳。
一开始祁醉借着三分酒意撩于炀的时候还觉得气氛不错呢,等到于炀的反应清清楚楚地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时,他酒彻底醒了。
但是让他承认过去的这些温馨甜美的回忆都是假的,祁醉觉得他做不到,那些在他面前展现出来的全都是可爱的一面的于炀都是假的他也不能相信。
祁醉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深切地体会到了回忆越甜现实越残酷这把爱情巨刀,偏偏他还只能生生往肚里吞,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憋得很。
只是因为在太意,他太明白要是把这件事说出来对于一个新入圈的人的影响会有多大,于炀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时,他不敢轻易吐露。
在北美时,的确是憋得狠了,祁醉从来不知道,他会有一天这样爱一个人,对着铜像能说一夜这件事祁醉倒是丝毫不惊讶,毕竟回忆那么多那么美,再加上喝醉了的祁醉的加工,简直就是一篇感天动地的汤姆苏小说。
不敢想象,要是于炀没回来,祁醉会是什么样子。

『贺朝x谢俞』吵架

如题
短篇,写着玩
车没开起来

谢俞掐了掐眉心,他不想出门诊真不是因为那个广为流传的高冷俞少拒人千里,笑话,挂号时又看不见他的脸……
虽然说他主要工作都是在手术室吧,那也免不了一周一次的出门诊啊……就算他内心再多个不愿意,该来还是得来,毕竟他是个医生………
面前的这位阿姨已经连珠炮似的说了快五分钟了,说得条理也不清楚,逻辑也不对的,不过大概意思他还是明白了,总的来说就是告诉他自己家孩子在自己眼里有多是个宝,有多娇气,跟他这千叮咛万嘱咐的好像做手术不是看病是上战场……
所以说不联系群众能怨他吗,想当年你俞哥也是能动手就不动嘴的人来着,这几年这脾气给他磨得真是愈发地好了……
谢俞喝了口水,打断了面前这位女士的滔滔不绝,挑了几条重要的说了一下,然后开始打字,这种手术他一天做得也不少,他的心思不可能全花在一个人心上,这位阿姨想必也明白这个理就是不肯认清现实非得觉得自家宝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当然他也能理解,毕竟孩子是这位阿姨眼里最大的宝,他看了眼旁边懵懵懂懂的小姑娘,觉得自己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真可爱……
把这位阿姨送走之后后面还有层出不穷的阿姨……不过他习惯了……习惯了……习惯了……
终于熬过了上午,下午就都泡在手术室了,还好今天没有什么突发状况,难得的准时下班了。
谢俞抬头看了看这蓝蓝的天,拿出手机给贺朝打了个电话,等了半天就等来了一句冷冰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谢俞感觉有些烦躁,自己好不容易正点下个班,他不想浪费时间。
贺朝看了眼刚被自己摁了的电话,心里想着这是这个月第几次谢俞主动给他打电话?第二次还是第三次?就算有两次也全都是跟他说自己晚上不回家了的……
贺朝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等谢俞再打过来就拨了回去。
“老谢?”
“贺总,够忙啊”贺朝一听这话,内心的火简直不受控制地往上窜,也不知道是谁一天到晚的不回家,一开始住一起的时候贺朝还有心情做好饭等他回家,后来倒的次数实在太多了他也就放弃了,后来他都怕了待在那个仿佛另一个人不存在的“家里”,接到谢俞电话的第一反应变成了今天晚上是不是又要在公司凑活一晚上。
贺朝尽量控制着自己不用太激烈的语气去反驳他,耐心地哄着:“没有,你这电话一打进来我就挂了对面那公司老板的,你看我为了你几百万的单子都推了”谢俞沉默了一会儿,挣多少钱这个坎怕是过不去了,他不是不能忍受男朋友比自己挣得多,几倍几十倍就算了,都几百倍了这事就有点吓人了,尤其是某人还成天挂在嘴边,虽然他其实只是吹惯了……
“贺总,你这牛皮都吹上天了啊”
贺朝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爽,却还没等他找到合适的言词弥补他这个疏漏就听见谢俞又说:
“不如想想晚上吃什么来得实在”
贺朝眼睛微不可见地亮了一瞬,“回家,我给你做。”
谢俞这才终于把阴霾一扫而空,满怀期待的回家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如意,谢俞到家了才发现贺朝还没到家,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之前做生意这事他虽然做起来都跟玩似的,但加起班来也属于不要命的那种,而且最近家里俩人都没怎么回去,贺朝拦了一堆活在公司干,不然待着也怪无聊的,他哪能想到谢俞说不加班了就不加了,等到他料理好工作时间也不早了,不过比他平时下班已经早很多了,就是等他给谢俞再拨回去变成了正在通话中……
贺朝看了下点,他再回家做饭肯定来不及了吧,但是要让他出去点点菜带回去,这时间就又得往后拖不少,贺朝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能谢俞好不容易回家吃次饭,怎么说也不能委屈了他,于是就先去了饭店。
只是这个点,正是饭店最忙的时候,一忙起来就算他跟老板交情再深也没有什么用了,这也不比小饭店,说插个队就插了,贺朝内心也很着急,服务员一直在和他说着快了快了说得他都不好意思问了。
等了一刻钟,贺朝毫不意外地又接到了谢俞的电话,直接开门见山的一句“你还回来吗?”
声音冷得可以,贺朝听见这话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
谢俞调整了一下心态,不去想自己进门时感受到的冷清景象,毕竟一般他进门时贺朝都在家,甚至一度怀疑贺朝其实不怎么去公司,贺朝对此表示,我就是想要你一回来就能看见你你哪来那么多心思?
所以乍一看见贺朝不在家,谢俞突然感觉很不适应,再看看冷锅冷灶的,就连冰箱里也没什么能吃的东西,瞬间有些恍惚,他真的是天天回家吗?这话应该问谁,谢俞自己心里也清楚,但是他也是迫不得已,他突然有点恍惚,自己当初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
贺朝拎着一汤四菜回家的时候,谢俞已经对着做好的饭菜发半天呆了,“回来了……”
贺朝有些头疼,谢俞会做饭,这个事他早就知道,但是介于他在家做饭次数实在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他根本就没考虑这件事。
这个难得俩人回家都挺早的晚上,恐怕注定是不好过了……
俩个人有长久以来养成的默契和习惯,就算不说话也不影响干任何事,贺朝想要直视谢俞的眼睛,却每次都被他不着痕迹地避了过去。
“谢俞……”
“嗯?”谢俞不知道在想什么,叫他时其实也只是下意识反应而已。
“你要不要……换个工作环境?”
谢俞吃饭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心里想着,谁当初不是怀着美好的梦想当个白衣天使来着?
贺朝咬了下嘴唇,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告诉自己多少遍了怎么就记不住呢……
“贺总!”
“嗯?”
“吃完了吗?”
“嗯。”
“过来!”
“干什么?”
“我给你上上课”
“???”
还没等贺朝弄清楚他到底想干嘛,连人带椅子就一起摔地上了,贺朝笑了,“干嘛?”
“做一个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
贺朝看谢俞这样子是打算真打了,这怎么能行,趁着谢俞活动筋骨的时候,贺朝先过去提住了他的领子,谢俞微微有些烦躁的迫不得已抬了下头,迎接他的是一个凶狠粗暴的深吻,这么多年的磨合,贺朝早知道如何撬开他的牙关了,但由于谢俞的不配合,还是被弄破了嘴角,吻了好几分钟贺朝才放开了他,趁着谢俞还在喘息着平复自己的呼吸,在他耳边轻轻问道:“你这么早回家不是为了吵架的吧?”
“嗯,好不容易……”
“那我们来干点别的吧”
贺朝的手顺着谢俞的衣服就往下去了,谢俞心里一松,直接靠在了贺朝怀里,“我也不想这样的……”
“嗯,我知道,我不会嫌弃你的。”贺朝确实不嫌弃他,只是替他觉得有些不值罢了。
“你还敢嫌弃我?”
“不敢。”贺朝微微笑了,好久没好好做了,他还想要尝试一些不一样的姿势呢,怎么能不哄好了?

直接发文字居然被屏蔽了……
依旧不死心但是懒得改……
剩下的看图吧……

大纲?脑洞?随便吧反正我也没时间填了……

如题
撒野凯飞版填词
摸鱼产物无授权侵删
本人唱歌跑出天际
so略渣轻喷
扩列@白舜水

名字我瞎取的……
是的没错有rap
希望求个作曲!!!
投了镇魂专属墙
扩列@白舜水

激情做图
某图看到眼瞎
渐渐变白hhhhhhhhhhhhhhhhh

【语C群宣】大型皮皮语C群招人啦~

跳跳蛙的玩具达菲:

大型皮皮女孩披着皮皮角色的皮来皮的聚集地招人啦~


其实就是priest所有作品的混合语C群啦。


所有角色都可以披哦,就算没有全部看过也没关系,只要对自己的角色和自己皮的作品了解足够就可以。


私心是一个上皮水聊的群,不过神仙写戏对戏也肥肠欢迎!


带有名字的动物,比如骆一锅什么的。


不开时期,重不过三。


有官配默认官配,没官配可以自组,跨作品也可以,BG/BL/GL都可以,怎么毒都可以


允许开车但是车速太快容易被查请谨慎。


然后,最好不要谈论其他作者的作品(皮皮作品同人除外),衍生作品可以讨论但注意度。


群号798396003


大概就这么多,欢迎大爷们来玩呀~


tag想到什么打什么的咳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