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随便挂挂(。)

摸个鱼
基础不行硬拗系列
文不文白不白
一个奇怪的产物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

Tomatiel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美好的结局.

致暹罗之恋//

或许已经过去很久,又或许一切依旧如昨。

仔细算来,不过只是隔了一个圣诞节。

隐匿于人潮汹涌的我们,就猝不及防地走散了。

或许是命运使然,又或许是故意为之。

就像我们的相遇,既是缘分,也是苦难。

节日的余韵还未散去,橱窗中的木偶却无人问津。

或许孤独是我们的相同点,又或许爱才是。

以为用几年的时间就能尝尽孤独,却依然道不清孤独的含义。

或许我们都要承受生活,又或许是生活主宰了我们。

窗外的风景依旧,大地依旧被金黄的光辉笼罩。

或许依旧心有不甘,又或许已经接受现实。

我们都在寻找着方向,给自己前进以理由。

我们的故事,远不只此。

/

一杯酒,远道不尽人生孤苦。

却能麻痹自己,忘却尘世,仿若活在昨天。

没有人能逃过命运,没有人能拒绝离开。

所有一切,便封印于昨天,今后的盛宴,再无你一席。

给我一个信心,让我知道你还在。

我不奢求永远,只期望现在,我知道我可以,与你分担孤独。

一遍又一遍,握手机于手,却始终不敢,与你再次相联。

明明知道你在,明明有那么多话想和你说。

你的演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好。

我承认,无论束缚多深多浅,我亦没有突破的勇气。

我爱的人太多,我有的爱太少。

事实如此清晰,我却自己选择带上眼罩。

没有奇迹发生,但如果爱是奇迹,它也确实从未远去。

/

是否有人怀疑我的热忱不够纯粹,是否有人怀疑我的成功掺杂物质。

但我知道你不会,你永远不会。

无论我们是相忘还是相爱,我们一直相知。

就像现在与你打通的电话,热切而又决绝。

我知道,你也在等待,等待天明。

我知道,你也在盼望,盼望美好。

我知道,你也会承认,爱即希望。

“Tong”

“嗯.”

“你…还好吗?”

“……”

Mew没有听到回答,不好,他知道答案的。

“Tong”

“告诉我”

“你好不好”

沉默,长久的沉默。

“不好”

“怎么可能好”

“孤独”

“害怕”

“你明白的”

Mew的手有些抖。

既然你我已尝尽孤独,美好是否终于可以降落。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念头此刻却突然强烈坚定。

不期而遇地邂逅,总要是双方努力的结果。

/

或许没有人相信,我们做的选择是对的。

或许没有人知道,我们一直彼此相爱着。

或许没有人支持,我们所踏出的每一步。

但我们依然坚信有爱就有希望。

或许只是我们以为的或许,或许并不存在。

跨过日日夜夜的思念,跨过近在迟只的相离。

我们坚定着我们的选择,无论结果如何。

我们不能与天下人为敌,因为我们的敌人只是自己.

我来找你,是为了与你分享孤独。

没有什么永恒不变,没有什么理所当然。

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便足够说清。

我们的梦想在发芽,我们的美好在升华。

总有些千帆阅尽依然不忘的感觉。

总有些万千变化依旧守护的感情。

放任自己的沉浸,抛却了浮世焦躁。

倘若拥抱不能解渴,亲吻来凑。

唇齿相接,心意相连。

谁还会在乎,这世界其他。

我想要你,至此终老,不离不弃,相守相依。

起床歌
六点起床听听力,人有不足就要补。
打开小猿看一看,距离高考多少天。
井井有条是关键,心态放平好写字。
一日计划要合理,学习玩耍能平衡。
英语单词背一背,要有耐心和毅力。
日常流水记一记,日后攒钱好努力。
要读的书列一列,扩宽视野不含糊。
要有时间写写文,练练文笔也是好。
清华北大供起来,天大南大想一想。
做人就要有梦想,起床跟我一起念。

【靖苏/琰殊】梦回

主琰殊

“殿下,您毕竟是皇子,万万不可冒险啊!”
萧景琰一怒之下也不管了情面,出口的狂妄之言:“小殊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我就算身败名裂也要去讨个说法!”
列战英看着怒气冲冲的萧景琰无奈了一下,跟了上去。
好像从萧景琰出门那一刻就注定了结果,没有人意外,只有人不平。
罚他闭关自省三个月,还真是会找他的软肋,三个月什么都干不了,三个月后他还能干什么?
抄书并不能使他静心,萧景琰抄得很心塞,他相信小殊不可能背叛大梁,但是父王的反应显然一点也没把他说的话放在眼里,这让他第一次怀疑起了人生。
本来就是热血方刚的年纪,萧景琰不平的也在理,但挡在他面前的却偏偏是此时他唯一能依靠的力量。
他错了吗?他坚信他没有。但是这个坚信能坚持多久?他有些迷茫。
这书是抄不下去了,萧景琰赌气似地放了书本,反正也不让他出去,他抄和不抄父王其实也都并不会管。
萧景琰往床上一摔,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闭上眼不去想,一切就都不存在。
这一摔,给他摔到了梅岭。
林殊的的铁甲在战场上穿久了,沾染了许多不知名的人的鲜血,他看起来好像浑不在意,手中的枪握得依旧很稳。
萧景琰不确定林殊看不看得见自己,他试着向前走了几步,却发现了一个要命的事实,他动不了……
他所在的位置离林殊也不过就是七八步的距离,没一会儿他就走到萧景琰的面前了。
萧景琰以为他看不见自己毕竟动都不能动,这大概是自己的一个梦吧……他这么想到。
然后他叫了一声“小殊”,万万没想到林殊居然回了头!
“景琰?你不是去东海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景琰有点懵,他这是……穿越了?可是他为什么不能动了啊……
林殊好像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出声问了一句:“景琰?”
萧景琰只好承认了自己的窘境:“我不能动了……”
林殊听见这话却笑了,景琰什么时候也会和他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而且他还好好地站着呢,哪有道理说不能动就不能动了?
“景琰,别逗了”
萧景琰又试着迈出步子,这回林殊终于觉察出来了不对劲,“你真不能动了?”
萧景琰有苦不能说的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林殊正色了一些,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萧景琰又不好告诉他他是从未来来的,因为……未来并不美好……
见萧景琰并不答话,林殊更奇怪了,“你怎么了?”
情急之下萧景琰一时也找不出更好搪塞他的理由,随口胡诌道:“我失忆了!”
这回轮到林殊懵了,指了指自己,“那你还认识我吗?”
萧景琰觉得林殊的智商好像突然下线了,自己不是刚喊过他小殊?
林殊缓了一瞬大概也发觉自己失言了于是换了个问法:“你的记忆到哪?”
“到东海。”
林殊突然又紧张了起来:“你是不是在东海出了什么事?”
“没有……”
林殊不再问了,看起来萧景琰知道得也并不比他多多少。
萧景琰不能动,林殊只能每天过来给他递饭递水,他吃的时候林殊就在旁边干坐着,萧景琰几次三番邀请他一块吃都被他拒了。
委屈巴巴的萧景琰只好自己闷头吃,林殊有时在他旁边说话,有时不说话,气氛倒也不尴尬。
直到两天后,林殊又来送饭了,萧景琰还没看见饭菜林殊就投怀送抱了,大概是被绊了一跤,直直地往萧景琰怀里摔去。
萧景琰接住了他,手好死不死地放在了腰上,这一握他却就不愿撒手了。
萧景琰定定地看着他,不知受了什么魔咒,一冲动就亲了上去。
小殊的嘴唇软软的,糯糯的,与身上的铠甲格格不入。
萧景琰心下全是慌乱,不知道谁给他的胆子做出这样的事的,但眼下却是实在不舍得松开。尤其是又觉得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段在一起的时光,萧景琰的冲动就更是无法抑制了。
亲够了才被放开的林殊羞愧难当地跑进了营帐,再去给萧景琰送饭的变了一个人。
萧景琰心下怅然,说是不悔的心此时却又开始自责了。
战场也容不下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林殊又要去打仗了。
林殊在萧景琰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他,他也回看着林殊。
谁都知道,他们回不去了。
因为那个吻。
林殊那天在他面前站了许久,最后也只留下了“等我回来”四个字。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的心该放哪了,林殊肯定不知道他回不来了。
萧景琰再也顾不得礼仪周全,“小殊,你回来!”
林殊的脚步顿了顿,却终是没转这个头。
你可知道,我期待这天期待了多久?
你可想过,我有多怕这天成了真?
林殊想了想自己做过的那个梦,比这不知激烈了多少倍的梦。
他一直苦苦隐藏着自己的心,生怕被萧景琰觉察了去,却不想水牛那个性子比他还直接。
林殊的脸上有一抹绯红,脑子里有些纷乱,一会儿觉得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的事哪有这么多道理可讲一边又觉得毕竟身份地位摆在那,如此惊世骇俗地爱情他是想毁了谁?
终是不忍,林殊又跑回了营帐前,萧景琰却已经不见了,这一切,就好像他的一场梦。
林殊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自己的渴望已经如此强烈了吗?
他不敢承认,这份爱太重,他承不住。
这仗都快没法打了,他迟出了梅岭一刻。
一刻后,世事全非。可惜,一刻的时间,什么都改变不了。
削皮挫骨的疼痛他还是忍过来了,看着这张面目全非的脸,突然有些后悔之前没多亲一阵。
往事如烟,没必要深究了。
我曾经梦到过你,梦里花落在黎明。

很好
我又欠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坑……
我会填的……吗?
我该先填哪个我都不知道……

『24h联文』

遥双,天津卷盲狙——器

器,皿也。——《说文解字》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爱意来之无影,去之无踪,却令人伤神,为了避免世人为情所困,器应运而生。
据说爱意在时光中会渐渐沉淀,渐渐消磨,那这些被隐藏起来的爱意到底去了哪里,到底为什么而消失?
没有人能回答出来这个问题,爱情本身便是一个谜。
“金弦?”
“嗯?”
“想什么呢那么入迷,到你了。”
“哦好。”
金弦留恋地看了一下自己刚才坐过的地方,心里好像突然空了许多,但这一眼,他其实什么都没看见。
“北哥,今天状态不错,继续保持啊”
“嗯”
金弦对这样的夸奖不太放在心上,记忆中自己得到的夸奖并不少,但为什么又感觉记忆很模糊了?
——
“北哥?”
“嗯?”
“北哥我……”
“不好意思,请问我们……认识吗?”
苏尚卿心神剧震,缓了半天也没恢复正常的语言功能。
“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金弦努力想要想起来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面前这个男孩子,却怎么努力都想不起来了。
“北哥?我是苏尚卿。”苏尚卿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这句话……好像以前听过……
“双儿?”
“你终于想起来了?”
“没有,只是觉得这么叫比较习惯。”
苏尚卿想了想,自己为何突然如此笃定了金弦的爱意,是谁突然给了他勇气,让他满心欢喜的来确认,结果北哥却不认识他了?
而且他观察了几天发现,金弦不记得的只有他一个人?虽然……其实……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就更奇怪了,金弦忘记的不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那是什么?
——
苏尚卿在经历了得知北哥的爱意后的巨喜终于被如此的打击逼迫得冷静了下来。
从来没有人知道苏尚卿心里是如何想的,同样,苏尚卿也没有表现出来过一分一毫。
他只有感觉自己被满满的爱意包围的时候,才会小心翼翼地去回应这份爱意,去尝试着接受这份爱意。
而且,他只要认定了一个人,便不会再放手。
就算他不知道金弦现在不记得了些什么,他也不会就此轻易放弃的。他不相信,曾经真情实感付出的爱意会是假。
“金弦!”
“嗯?”
“明天的活动你和双儿去吧,正好促进下感情。”
金弦有些意外,他和苏尚卿有什么感情好促进的?
苏尚卿抓住时机说了一句,“北哥,我觉得最近你对我越来越冷淡了。”
有吗?金弦觉得自己要好好反省一下,但他不是一直,对谁都这么冷淡的吗?
——
“北哥,这次的流程你都清楚了吧?”
“清楚。”
“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其实有几个问题,但他不是很想问。“没有。”
苏尚卿好像有些失望,又好像有些开心,金弦一时没明白这是为什么。
等到开始他才发现苏尚卿在这里给他挖了多少个坑。
聊着聊着话题就跑偏了。
“你认为可爱的定义是怎样的?”
金弦看了眼苏尚卿,“他这样的!”肯定的语气让苏尚卿一愣,然后就是前两天飘在天上的感觉又回来了。
于是接下来的问题更得寸进尺了。
“如果要陪耽美剧,你最想和谁搭档?”
“我要是不说双儿,他在我旁边坐得怪尴尬的。”
苏尚卿心里一跳,大部分是因为那个双儿,小部分因为说得是他,毕竟这句话本身听起来并不怎么讨喜……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子?”
“可爱,善解人意,负责”
“你的心中对于这几个条件有一个具体的人选吗?”
“没有。”
苏尚卿不知自己该作何感想,假装喝了口水,却隔着玻璃杯看到北哥冲自己眨了下眼。
出现幻觉了吗?
苏尚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现在金弦再说忘了他,他可绝对不信了。
不然怎么会比之前还会撩?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金弦听着面前素不相识的人对他那一段经历的解释,心里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因为爱得太深所以要把感情收走?
又因为其实不只有他一个人充满爱意所以他付出的爱意有人接收了?
所以苏尚卿会突然确定了他的心意,所以他会突然忘记了对他的感情。
金弦只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原来你要拥有我如此多的爱意,才会有安全感。
我只庆幸,就算把之前所有的爱意都给了你,我对你的爱意依然是无穷无尽的。
我们的故事,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

好了
少年往事那篇我没存货了
以后更的可能不会这么快了

『张青凯x夏飞』少年往事三

“夏飞!”

夏飞听见这一声喊还以为是他自己出现幻觉了,他拿过表看了一眼,比他平时起床的时间还早了十分钟,夏飞确认是自己听错了,转个身抱着被子又睡着了。

“夏飞!夏飞!”

还没睡醒的夏飞的感觉有些恍惚,这幻觉……也太真实了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他人已经站到了窗户旁边,往下一望他就差不多醒了,还真是张青凯啊。

被吓得不轻的夏飞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穿得还是背心,赶紧退回床边把衣服换了。

再起来,夏飞扒着窗户口跟张青凯说:“别叫了!魂都被你吓没了!”

“嘿嘿嘿,你起床了啊”

“昂,你大早晨起来就在这门口喊我名字,我怕邻居投诉我扰民”

“不至于的,也就你能听见我这喊的声”

“嗯是,你打扰我睡觉了,我要投诉你,行吗?”

“行啊随您便,您打算上哪投诉去呢?”

“啊……我这不是投诉完了吗……”

“啧,您这耍我玩呢?”

“嗯?还不让我玩了?”

“让让让,我真是服了您了”

“呵,学霸的早晨不是你能打扰的”

“下次我不来了成吗!”

“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不是我就这么一说……”

“行了,你今怎么起这么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祖宗,在您眼里我就这么懒吗?”

“啊……也不是……”

“行了,随便你怎么想吧,咱学校篮球队今开始训练,早上有体能。”

“哦,怪不得呢”

“……我以后天天都有体能训练,你不用再担心我起不来了……”

“嗯?我为什么要担心你?”

“不为什么……”

“诶正好我可以早点去学校加个早自习了”

“果然学霸的世界我不懂啊……”

“你还真是……”

“什么?”

“我说什么你信什么啊……”

“……”

“行了不逗你了,快走吧,一会儿咱俩别这点起还迟到了”

“夏飞!”

“嗯?”

“不逗我两下你难受是吧?”

夏飞笑得很是开心,“对啊,逗你真好玩”

“嘶……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

“呦,谁敢欺负您啊”

“我看你就就敢”

“那你能拿我怎么样呢哈哈哈”

“不能……”

一共也没几步的路在俩人的打打闹闹中不知不觉就走完了,张青凯因为要去训练所以没和夏飞一起上楼,夏飞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时心情莫名很好,进到班里时还一个人都没来呢,夏飞打开面对着操场的那面窗户,看着楼下正在训练的篮球队,因为刚开始训练,他们还是以适应性训练为主,张青凯笑得神采飞扬的,夏飞不知不觉地也跟着笑了起来。

“夏飞?”

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夏飞吓了一跳,伸手想要去关窗户,却没想到关得太猛磕到了头,“嗷”

“夏飞?你没事吧?”

“啊没事……就是有点疼……”

“你这是干嘛呢早晨的扒窗户旁边?”

“没…没干啥…”夏飞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自己不小心泄露了什么秘密的心虚。

幸好开学还没两天,同学之间还不是很熟,这位同学问到这就没再往下问了。

倒是夏飞心绪翻涌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感觉,于是夏飞给自己找了一个比平时早起了一会儿的借口回座位上睡觉去了,没再说话。

“张青凯……”

半梦半醒间的夏飞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声呢喃到底是叫没叫出声,不过他倒是发现了自打开学以来,两个人虽然没在一个班,交集却好像是不减反增,他是……有意为之的吗?夏飞不敢瞎想。

不过这样好像也挺好的,要是张青凯突然不来找他了,夏飞想想就觉得生活会没意思多了。

虽然他俩在一起的时候聊得全是一些没有意义的话题,但就是感觉很开心很放松。

夏飞想不通自己怎么突然有了这种想法,可能是刚才在窗户上磕那一下,给他磕出了这么多感想吧……

还好智商应该没受啥影响,上课了,夏飞停止了他的思绪。

“夏飞!走了!”

“训练完了?”

“嗯……我怕你等急了,提前遛了”

“诶?提前跑你教练不说你吗?”

“这才哪到哪啊,教练才不管我呢”

“行吧,走”

“夏飞!我下次一定要让你看看我训练时的样子!绝对让帅你一脸!”

“是吗?你对自己还真是够有信心的啊,早晨的训练我看了,没你说得那么帅吧?”

“咦你还看了啊,体能训练本来就没啥可看的嘛,而且我这不是跟你才敢这么吹嘛,不过说真的,等我们技巧训练的时候你一定要来看啊!到时一定闪到你!”

夏飞想啊,我光看个体能训练就磕着头了,指不定看技巧训练他会出点什么事故呢……不过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毕竟是这事也够尴尬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

“行我知道了,我就等着看你到时怎么玩砸了”

“诶你这念我点好行吗!我跟你说我要是练不到位教练不让我走你也别想走!”

“凭什么啊”

“因为你放学得和我一起走啊”

“啧我是要蹭你车还是要蹭你钱非得要和你走啊?”

“我要蹭你的行了吧!夏飞最好了!什么都给我蹭!”

这话说得……张青凯看着夏飞的眼睛莫名感到有些尴尬这么微妙的词汇,两个人显然是同时想到了它不仅能指那些身外之物,还有……

“夏飞哥哥给我蹭吗?”张青凯这句话说得很轻,说完还把自己的脑袋往夏飞这边拱了拱,夏飞拍了拍他凑近脸,“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