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顾昀回忆录

*开始强行走剧情……

下--顾昀(1)

顾昀知道,在雁回的这一段时光也不过是他作为玄铁营主帅浮生偷得的半日闲。

而长庚,那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乍一见他,顾昀便觉得他有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成熟,而在一步步地深入挖掘中顾昀渐渐把秀娘的性格摸了七八分,虽然当时他还不清楚她到底对尚且年幼的长庚做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母爱是不存在的。

顾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是不是他不来这孩子就得毁秀娘手里了?

怀着这样深深的顾虑,顾昀对长庚越发好了起来…

沈易:“十六,你对四殿下这么好,是真心拿他当儿子了吗?”

顾昀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对自己儿子真不一定这么好,他还是更有可能选择沿袭顾家传统……毕竟自己儿子怎么可能这么乖……

在遇到他之前,他征战凭的全是那少年孤勇,虽有锐不可当的士气,却缺乏厚度,长庚便如那一把磨刀石,磨出了名为顾昀的战神。

当然,就算顾昀情感上再怎么对长庚爱不释手,他也总是懒得管那事无巨细的少年心思,只能是以自己的方式摸索着实践这一腔浓烈的感情。

只是,自己在追查的事真是怎么看怎么对长庚不利,而他却也无法减少这样的伤害,他一边有些畏惧那一天的到来,一边又想要寻求解脱,所以他对荧惑说得总是梦见他不来的噩梦却是擅长胡诌的顾昀嘴里为数不多的真话。

在巨鸢回城的那一天,顾昀才真正见识了长庚的怒气,毕竟长庚之前还是挺好哄的嘛……

沈易觉得顾昀可能不仅又聋又瞎,脑子也有问题……

不过这一次,顾昀也知道自己做得是太过了,但他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顾昀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至于,在他头疼时被长庚发现这倒是他没有料到的事,他倒也不是很介意,这样要是能让长庚消气,那他更是乐享其成了。

回京之路顾昀已经走过很多遍了,这一次他也没觉出有什么不一样来。再加上,长庚的性子也注定了他就算有什么心思也不会说出来。

至于后来他住在侯府的时候,要不是沈易提醒顾昀,顾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需要他的陪伴。

只是天天陪他住在侯府,顾帅还没有这份闲逸,但天天像是例行问好那样的教学要是突然停止,别说长庚觉得变扭,就是顾大帅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更何况,他这一走那可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动辄十几个月的不想见,让顾帅不知不觉中多了的这份挂念在心底生了根。

如果说之前的安定侯府不过是一座不怎么长住的房子,而家的温情只能靠那虚无缥缈的曾经勉强维持,那么现在因为有了让他牵肠挂肚的存在立刻摇身变为笼罩在浓浓深情下的一个家。

于是那一纸四殿下在江南的书信相当于触碰到了顾昀心底的根,他之前自己的不告而别此刻在他眼里更加变得不值一提,只有那怒火在心中兀自燃烧,总有一种自己辛辛苦苦养的儿子被别人拐跑了的诡异感觉。

而且他之前选择逃避也并不是因为他不敢面对,他只是不忍心,那现在,自己亲自前往能否慰平长庚心中的不甘与凄苦,让他切实地感受到自己心里有他呢?这样那个小崽子是不是就能乖一点了?

只是谁又会想到这次江南之行会如此艰险呢…虽说命运本是无常,顾昀也只希望能凭一己之力减少些它对长庚的伤害而已,却不知是不是因为长庚命实在是太不好,每次好心的顾昀只能做得适得其反,于是神如顾昀也只能落得个力不从心了。

收拾完江南后,顾昀怀着对于长庚的愧疚,顾昀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他来。

下完这一局棋,顾昀总觉得他与长庚生出了一丝微妙的同甘共苦的感情,之前无论他在哪,长庚却是永远在家中的,久而久之,他就变成了家的象征,顾昀的思念也因为家的缘故更上一层,却也因为家的缘故弱化了长庚自身的存在。

现在,他却是与长庚在外游荡的,并且随着长庚越来越大,他不能再忽略长庚应该做的不是他的义子,而是可以与他并肩作战的人。

顾昀回到边疆后,对于长庚的思念在漫天黄沙中一点滴累积,担心与忧愁有如实质在不经意间敲开了顾昀的心扉。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