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然浩/季徐】飞鸟与鱼(上)

有捅刀,放心HE……

第一次写这么长……说好的小短篇呢………废话都懒得说了………

有什么严重的BUG一定要告诉我……

————正文——————

“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李熏然冲袁浩喊道。
“我……我已经不行了……你……你快走吧!不要管我!”
李熏然咬咬牙,试图背起袁浩,却没想到这一举动差点让袁浩和他自己双双跌下悬崖。
此时的袁浩已身负重伤,李熏然虽然身上也是伤痕累累,但那大多都是外伤,对于一个警察来说并不算什么。
“熏然……你不要管我了……他们一会儿就追过来了……你快走吧……”
李熏然知道现在可不是伤春悲秋的好时候,使劲拉了一把袁浩,狠狠地对他说到:“我在警校时老师可没教过我要撇下队友自己走!”
说着便扶着袁浩晃晃悠悠地向森林更深处走去。
这其实是一次袁浩公司组织的原始森林探险活动,作为年终活动回馈新老客户,为了安全起见带了李熏然这个警察,但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俩外出取水时,一伙儿李熏然的仇家找到了他们,对他们穷追不舍……
“熏然……你说咱俩逃地出去吗?”袁浩望向不知名的远处,悠悠地说到。
“一定可以的!“李熏然好似察觉不到袁浩无奈地口吻,坚定地回答道。
“那咱们现在往哪边走?”袁浩看看面前的悬崖,冲李熏然问道。
李熏然看看他们俩的周围,前面是万丈深渊,后面是变态到近乎疯狂地仇家。而自己从这跳下去存活的几率不到千万分之一……
“袁浩~我今天要是从这跳下去,你会记得我吗?” “不!!!你不能死!!!“袁浩对着李熏然声嘶力竭地喊道,“就算我死你也不能死!!!”
李熏然只是冲他笑,落日的余晖在他的眼睛上反射出晶莹的光,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把刀开在袁浩的心上,“他们要的是我的命,看到我死了他们就心安了,自然就会放了你……”
袁浩手足无措地望着他,眼睛里是满满的绝望,“不,不要!”
他突然对李熏然生出无比依赖的感情,如果李熏然死了……想想就觉得可怕,那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剧烈的情感起伏加上身上各处的伤让袁浩不堪重负的晕了过去。
李熏然见此没来由的一阵心悸,他忙稳住心神去探察袁浩的身体,他的身体无比灼热,应该是伤口感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水源!此地不宜久留,但是自己又抱不动他,只好拖着他慢慢找水源,只是 ,拖行在森林的深秋发出一阵嘎吱声不说,蔓延的血迹更像是在大胆的告诉仇家自己的准确方位……李熏然知道自己的实力,硬碰硬是断然没有好结果的!如果他们俩都被抓去,他们很有可能在自己的面前把袁浩折磨致死再把自己折磨致死 ……一想到这个他顿时就有了继续逃跑的动力,自己总不会傻到在实力差距悬殊的时候选择挑衅……他 拿出身上一直带着的瑞士军刀,这还是上次出任务前袁浩送给自己的呢,一想到此,他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但只一瞬,回忆的喜悦便转化成刻骨的悲伤,他因自己而受伤自己却无能为力……
李熏然收拾下心情砍了几枝树枝,用柔韧性较好的一截树枝把他们捆绑起来,再把袁浩轻轻放在上面,做完这些,他已经可以隐约闻到空气中的烟火味
他忙借助地势的回环,在一处小山上和仇家玩起了捉迷藏,这里的落叶还不太多,拖着袁浩走也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但他没想到的是转过这个山,后面便是一个绝佳的庇护所——挡风的山壁、不远处的水源,李熏然看着它们,终于长舒一口气,这里应该够他们躲到援军来了……因为当初给参与活动的人员做培训时,他便和队员们说过有人不见了一定要找警察,所以他对于援军到来的时间还是有把握的。
这时昏迷中的袁浩虚弱地发出一个“渴”的字节便又晕了过去,李熏然见此情形一刻也不敢耽搁,安顿好袁浩后便向水源走去,但是又有谁能料到,危险,在一瞬间发生……

******

悠悠转醒的袁浩看着眼前白花花的房顶,有些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一想便是一阵头疼。
“我这是在哪?”袁浩望着房顶问道。
“袁浩你醒了!”旁边的女生叫道。
袁浩眨眨眼,等眼睛适应了医院里惨烈的白光,偏了偏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再看看身上的衣服:病号服?自己这是生病了吗?他动了动身子想要站起来却引起身上的一阵不适,他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全身都有伤,而且伤得最厉害的地方还是在后背,一使劲就浑身要散架了似的疼……
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多了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对他问道:“你是和李熏然一起失踪的,但是现在我们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你有有价值的线索可以提供给我们吗?”
袁浩不太明白他在说些什么……李熏然是谁?他们俩还曾经一起失踪?对于李熏然这个名字只觉得熟悉,一想却就是一阵难以忍受的头疼。
对于季警官的问话他也只好答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李熏然是谁…”
刚才那位女子却忍不住上前一步,叫道:“不!你一定知道李熏然在哪!”季警官上前拉开那名女子,安慰道:“他有可能是由于情感起伏强烈而导致的选择性失忆……这种情况也不少见,特别是像他这种平时生活没什么剧烈起伏的………”
简瑶默默地走了出去,心中却是无限的悲戚,关于李熏然的最后一条线索,也彻底断了……
季警官看到简瑶这副弦然若泣的模样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袁浩的病房,期望还能再问出些有价值的信息。
他拿着一张李熏然的照片问袁浩:“你…真的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袁浩看着这张照片,的确是似曾相识,但是一往深处想头就无比的痛,他连忙对季警官摆摆手,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他了……”
季警官默默收起了照片,“感谢您的配合,有机会再见。”
这时徐警官突然冲进来对季警官说到:“咱们的人在森林中发现了一个木屋,看起来很有可能是犯罪分子的藏匿点。”
季警官搂过徐警官的肩膀,带他出了病房,“袁浩很有可能丧失了部分记忆,尤其是关于李熏然的全部他都想不起来了……”
徐警官闻言一愣“那……怎么办?最后和李熏然在一起就只有他一个人,现在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咱们怎么办?”
季警官冲他笑笑:“靠自己呗。“言罢还拍了拍徐警官的肩膀,“来,给我看看你刚说的那间木屋。” 徐警官立刻进入状态,正色道:“那件木屋距发现袁浩的地方不远,只是他在一个更不容易被别人发现的地方。”
季警官点点头,说道:“什么时候能救出李熏然?”季警官的语调沉沉的,听不出任何情感的波澜,却还是让徐警官莫名生出一阵寒意。
“咱们人手不够……你知道……那些人……连亡命之徒都算不上……就派几个人去我怕……再搭几条命进去……”
“那你有想过李熏然吗?”虽然是疑问的语调,却听不出疑问的语气,“这样……五个人总是有的吧?我带队,明天一早出发。”
徐警官听到这句话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不行!!!上头不会同意的!”
静了半天徐警官突然来这么一句到是把季警官吓得不轻,刚接回来的开水差点洒了一手……
“徐然!你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徐警官听到季警官的这一句训话自知理亏,尴尬的笑道:“我这……不也是为了您着想吗……”
季警官自知有正事在身不好和他开玩笑,又端着架子说了一句“下次别这样了啊……”才恢复正常,“这次行动,你就别和我去了……这样上面怪罪也怪罪不到你身上来……”
徐然一听这句话就急了;“你这样做本来就很危险,论搭档,没有人比咱俩再默契了……”
“这么说……你同意和我去解救李熏然了?”
徐警官看着季白脸上那一抹狡黠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这回又栽在他手里了……哎……谁让自己心甘情愿呢……
徐然虽然被坑了,任务还是得出的,这计划,还是得和季白一起商量的……
是夜,徐然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情就去了季白的房间,这人……下午明明和他讨论的差不多了,就在还差一步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突然说自己要去吃饭,等回来让他去他房间找他,徐然也知道,这最后一步肯定是他和季白两个人的事,但他还是越想越不对啊……季白说的话显然是没想让他回去啊……可是明天还有任务呢啊……
徐然摇摇头,想要把这些奇怪的想法从自己的脑子中甩掉,然而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在砰砰乱跳……
还没等徐然敲门,季白先从里面把门开开了,他堪堪倚在门框上,一副慵懒的神情“我在屋里都能听见你的心跳声了……”徐然听见这句话脸上红的不知如何是好,偏偏高冷的性子又让他在季白面前强装镇定,“我哪有!你不要瞎说!”
季白也不戳破他,只是侧过身让他进来,对他说到:“木屋里大概还是会分一层和地下室的,如果没猜错,李熏然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地下室,而犯罪分子很有可能在一层,下午已经商量好了,如果猜测准确,让小许他们几个人上,咱们俩个人去地下室解救熏然,车会在外面等咱。”
徐然听出来这里有个明显的错误,他都知道,季白不可能没发现……他们显然不是这些犯罪分子的对手,如果只让小许他们上,救出李熏然的概率几乎没有,季白从来就不允许行动失败,更何况这次他们连行动许可都没有,唯一可行的办法便是季白拖住犯罪分子,他去自己去救李熏然,他有把握把李熏然安全带出……可是……季白的安全他可就无法保证了……”
季白发现他在愣神,扳过他的肩膀,神情却是少见的严肃,“你看看我……”
徐然两行泪水已经无声的滑落……这件事,可不像平常训练……
季白搂过徐然的肩膀,附在他耳边轻轻的的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都想得到我想不到吗?”
徐然被季白调笑得语气弄得心中一阵气结,本来只是单纯的为季白着想的话到了季白嘴里不知怎么就变了味……徐然一拳打在了季白的胸上,本来就没使多少力气,途中又被徐然自己化去几分,最后使的力气真真是连三分都不到,可是季白偏偏不解风情,还委屈道:“干嘛使这么大力气啊……”
徐然听得这话也是一愣:从他见到季白的第一天起这人就对谁都是一副高冷样,对自己也不例外……
今天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撒娇?徐然自己先摇摇头否了…怎么可能?再一抬眼,季白俨然已经恢复了高冷的样子,只是说出来的话…
“徐然,今天说不定就是我们最后一夜了……”说着便吻上了徐然…徐然腹诽:这人哪里高冷了?明明是腹黑的典型啊…
然而这腹诽到嘴边却变成了:“你…别太过啊…明天还有任务呢…”
“怎么?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徐然这回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于是这一夜就在季白证明自己的“能力”中过去了……


下文:http://baishunshui.lofter.com/post/1d90ab20_bbcdce4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