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靖苏/微琰殊】【江左盟】水云间

景琰开挂,画风突变…………


———————正文———————

现实的黑暗面不是萧景琰能触碰到的,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在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里也像是杞人忧天。


只是人心从来都难测,更别说圣上,谁敢杵逆他便是大不道,更别说再有二三表面一派正人君子的高官推波助澜,大将倾覆也只在一夜之间,圣山信谁不信谁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这个道理放在几年之前萧景琰打死也不会相信,所以现在现实狠狠打了他一巴掌才会这么疼吧……


萧景琰虽然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让他去和那些随波逐流的假君子一样欺下媚上也是不可能,他已经想好了,三十多岁能得个拿得出手的军衔就行,娶妻生子该干嘛干嘛,他对这能把人变得面目全非的江山没有兴趣,至于平反,想想也就是想想,他一没实力二没势力,再说这件事他也不是没尝试过,只是次次他以为的完全准备都以打回原形告终,他有毅力坚持一生都相信小殊,却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毅力,拥护他的人自然是越来越少,他倒也不甚在意这件事,反倒是觉得大浪淘沙,剩下来的人才能称作真兄弟,只是既然是真兄弟自然不能做对不起兄弟的事,而他确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平反赤焰案,只得带着这帮兄弟东征西战,却连个像样的军衔都给不起,说实话他也时常觉得这帮兄弟跟着他也实在是受苦,遣散他们的想法倒是天天都有,但是不知为何他却一直觉得小殊不会就这样走了的……无论谁和他说,说了多少遍,他就是还存在那一点期望,这一点期望存在久了有时甚至觉不出这其实只是个期望,遇见别人说林氏一门去了几年都得反应半天才能想起来他说的是谁……


萧景琰想了想,觉得这样浑浑噩噩过一生,自己的最终归途也就是战死战场了……先不说对不起那帮兄弟啥的,就是连他自己他都觉得说不过去,就这样戎马一生,和小殊在一起这样过可以,自己作为一个皇子这样他觉得真是太憋屈了……


于是在他二十五岁这一年,他做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个决定:死遁。这件事他先和母妃说了,静妃觉得他这么多年来的确是过的太苦了……让他出去好好游山玩水放松一下简直不能再好,至于自己又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这件事静妃倒是没觉得有何不妥,生在帝王之家还想像平常百姓那样日日享受天伦之乐?除了当今皇帝恐怕也没人敢这样想了……
他把这个想法和那帮兄弟们一说,他们俱是一惊,惊讶过后倒也也表示理解,有些一心想跟随的也都被萧景琰劝回去了,最后只留了列战英一人与他同行。


死遁的过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大捷之后让心腹把他“为国捐躯,尸骨无存”的消息传回金陵,虽然不受宠,但毕竟是皇子,当然在誉王和太子的劝说下,葬礼最终也没有大操大办,静妃自然是同意的。


战场在北境,他们一路向南走,听说了不少关于江左盟怎样在几年之间由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帮成为江湖第一大帮的,虽然不少人的言语之中都夹带着琅琊阁,更有甚者觉得这江左盟根本就是琅琊阁一手扶持起来的……


萧景琰听到这话对江左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是什么能让整个江湖都在猜测,它自己却好像不自知,这个传说中的江湖最大帮看来也是非同小可啊………


“走吧,咱们去看看。”


萧景琰和列战英一路飞驰,五日便到了江左盟的地界。


到的时候并没有人出来接待,萧景琰难得轻松,只是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后,转天早上就有小厮来把自己引荐到琅琊阁少阁主的面前。


萧景琰的心情很不好!好不容易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却被面前这个人搅和黄了!他恨死他了!只是毕竟皇家出身,萧景琰怎么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呢?反倒是见到越不喜欢的人越客气,但是蔺晨是什么人啊,再好脾气的人也能被他激怒。


“靖王殿下来我这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好好睡一觉这么简单吧…”


萧景琰听他这么一说,想了想:“嗯……我想要见梅宗主。”


“呵……你要找梅宗主干什么?”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干什么,重要吗?”


“我既然知道你的身份,当然也知道你在这出现的原因,既然已经选择死遁,就不要再抓着这个皇子的身份不放!”


“你!好……你让我见到梅宗主我就走!”


“既然这样……”


正巧赶上梅长苏推门而入,见到萧景琰他愣了下,随即恢复正常,毕恭毕敬的一句“草民梅长苏见过殿下。”


萧景琰听到这话不能再高兴,连忙扶起他来:“可问先生就是梅宗主?”


“在下正是。”


“这里不方便说话,还请先生随我前来。”


“是。”蔺晨想要跟上来被梅长丝一个眼神制止了。


“殿下此番前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咳……听闻琅琊阁神通广大,不知道是否知道林殊的下落?”


梅长苏一听这话顿时冷汗涟涟,“殿下这话是何意?林氏逆贼早在五年前就被舅……陛下一举剿灭!”


萧景琰看看梅长苏正在搓衣角的手,笑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信小殊还活在这个世上,当初死遁时便怀了掘地三尺也要找出小殊的信心,只是没想到这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五年的时间,还不足以完全改变一个人!”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小殊……我……”


梅长苏听见萧景琰直接叫他“小殊”不禁暗暗讶异,这头笨水牛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就算你找到了我又有什么用呢?你也回不去了啊………”


“这么说你承认你就是小殊了?”


“我……”


“我已经想好了,找着你之后呢,便做两只闲云野鹤,经过大渝一战,你的身体肯定不会适合操心朝堂之上的事情,平反赤焰案这么大的事情只要我能确定你在,交给别人去做也无妨。”


“你就那么确定能找着我?”


“之前不确定,现在确定了。”


拉灯!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