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贺朝x谢俞』吵架

如题
短篇,写着玩
车没开起来

谢俞掐了掐眉心,他不想出门诊真不是因为那个广为流传的高冷俞少拒人千里,笑话,挂号时又看不见他的脸……
虽然说他主要工作都是在手术室吧,那也免不了一周一次的出门诊啊……就算他内心再多个不愿意,该来还是得来,毕竟他是个医生………
面前的这位阿姨已经连珠炮似的说了快五分钟了,说得条理也不清楚,逻辑也不对的,不过大概意思他还是明白了,总的来说就是告诉他自己家孩子在自己眼里有多是个宝,有多娇气,跟他这千叮咛万嘱咐的好像做手术不是看病是上战场……
所以说不联系群众能怨他吗,想当年你俞哥也是能动手就不动嘴的人来着,这几年这脾气给他磨得真是愈发地好了……
谢俞喝了口水,打断了面前这位女士的滔滔不绝,挑了几条重要的说了一下,然后开始打字,这种手术他一天做得也不少,他的心思不可能全花在一个人心上,这位阿姨想必也明白这个理就是不肯认清现实非得觉得自家宝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当然他也能理解,毕竟孩子是这位阿姨眼里最大的宝,他看了眼旁边懵懵懂懂的小姑娘,觉得自己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真可爱……
把这位阿姨送走之后后面还有层出不穷的阿姨……不过他习惯了……习惯了……习惯了……
终于熬过了上午,下午就都泡在手术室了,还好今天没有什么突发状况,难得的准时下班了。
谢俞抬头看了看这蓝蓝的天,拿出手机给贺朝打了个电话,等了半天就等来了一句冷冰冰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谢俞感觉有些烦躁,自己好不容易正点下个班,他不想浪费时间。
贺朝看了眼刚被自己摁了的电话,心里想着这是这个月第几次谢俞主动给他打电话?第二次还是第三次?就算有两次也全都是跟他说自己晚上不回家了的……
贺朝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等谢俞再打过来就拨了回去。
“老谢?”
“贺总,够忙啊”贺朝一听这话,内心的火简直不受控制地往上窜,也不知道是谁一天到晚的不回家,一开始住一起的时候贺朝还有心情做好饭等他回家,后来倒的次数实在太多了他也就放弃了,后来他都怕了待在那个仿佛另一个人不存在的“家里”,接到谢俞电话的第一反应变成了今天晚上是不是又要在公司凑活一晚上。
贺朝尽量控制着自己不用太激烈的语气去反驳他,耐心地哄着:“没有,你这电话一打进来我就挂了对面那公司老板的,你看我为了你几百万的单子都推了”谢俞沉默了一会儿,挣多少钱这个坎怕是过不去了,他不是不能忍受男朋友比自己挣得多,几倍几十倍就算了,都几百倍了这事就有点吓人了,尤其是某人还成天挂在嘴边,虽然他其实只是吹惯了……
“贺总,你这牛皮都吹上天了啊”
贺朝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爽,却还没等他找到合适的言词弥补他这个疏漏就听见谢俞又说:
“不如想想晚上吃什么来得实在”
贺朝眼睛微不可见地亮了一瞬,“回家,我给你做。”
谢俞这才终于把阴霾一扫而空,满怀期待的回家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如意,谢俞到家了才发现贺朝还没到家,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之前做生意这事他虽然做起来都跟玩似的,但加起班来也属于不要命的那种,而且最近家里俩人都没怎么回去,贺朝拦了一堆活在公司干,不然待着也怪无聊的,他哪能想到谢俞说不加班了就不加了,等到他料理好工作时间也不早了,不过比他平时下班已经早很多了,就是等他给谢俞再拨回去变成了正在通话中……
贺朝看了下点,他再回家做饭肯定来不及了吧,但是要让他出去点点菜带回去,这时间就又得往后拖不少,贺朝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能谢俞好不容易回家吃次饭,怎么说也不能委屈了他,于是就先去了饭店。
只是这个点,正是饭店最忙的时候,一忙起来就算他跟老板交情再深也没有什么用了,这也不比小饭店,说插个队就插了,贺朝内心也很着急,服务员一直在和他说着快了快了说得他都不好意思问了。
等了一刻钟,贺朝毫不意外地又接到了谢俞的电话,直接开门见山的一句“你还回来吗?”
声音冷得可以,贺朝听见这话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
谢俞调整了一下心态,不去想自己进门时感受到的冷清景象,毕竟一般他进门时贺朝都在家,甚至一度怀疑贺朝其实不怎么去公司,贺朝对此表示,我就是想要你一回来就能看见你你哪来那么多心思?
所以乍一看见贺朝不在家,谢俞突然感觉很不适应,再看看冷锅冷灶的,就连冰箱里也没什么能吃的东西,瞬间有些恍惚,他真的是天天回家吗?这话应该问谁,谢俞自己心里也清楚,但是他也是迫不得已,他突然有点恍惚,自己当初的选择真的是对的吗?
贺朝拎着一汤四菜回家的时候,谢俞已经对着做好的饭菜发半天呆了,“回来了……”
贺朝有些头疼,谢俞会做饭,这个事他早就知道,但是介于他在家做饭次数实在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他根本就没考虑这件事。
这个难得俩人回家都挺早的晚上,恐怕注定是不好过了……
俩个人有长久以来养成的默契和习惯,就算不说话也不影响干任何事,贺朝想要直视谢俞的眼睛,却每次都被他不着痕迹地避了过去。
“谢俞……”
“嗯?”谢俞不知道在想什么,叫他时其实也只是下意识反应而已。
“你要不要……换个工作环境?”
谢俞吃饭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心里想着,谁当初不是怀着美好的梦想当个白衣天使来着?
贺朝咬了下嘴唇,不能说不能说不能说,告诉自己多少遍了怎么就记不住呢……
“贺总!”
“嗯?”
“吃完了吗?”
“嗯。”
“过来!”
“干什么?”
“我给你上上课”
“???”
还没等贺朝弄清楚他到底想干嘛,连人带椅子就一起摔地上了,贺朝笑了,“干嘛?”
“做一个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
贺朝看谢俞这样子是打算真打了,这怎么能行,趁着谢俞活动筋骨的时候,贺朝先过去提住了他的领子,谢俞微微有些烦躁的迫不得已抬了下头,迎接他的是一个凶狠粗暴的深吻,这么多年的磨合,贺朝早知道如何撬开他的牙关了,但由于谢俞的不配合,还是被弄破了嘴角,吻了好几分钟贺朝才放开了他,趁着谢俞还在喘息着平复自己的呼吸,在他耳边轻轻问道:“你这么早回家不是为了吵架的吧?”
“嗯,好不容易……”
“那我们来干点别的吧”
贺朝的手顺着谢俞的衣服就往下去了,谢俞心里一松,直接靠在了贺朝怀里,“我也不想这样的……”
“嗯,我知道,我不会嫌弃你的。”贺朝确实不嫌弃他,只是替他觉得有些不值罢了。
“你还敢嫌弃我?”
“不敢。”贺朝微微笑了,好久没好好做了,他还想要尝试一些不一样的姿势呢,怎么能不哄好了?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