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祁醉x于炀』初见

这篇文是我和电竞唯一的联系,别深究
我自己都被甜到饱了,嗝
时间线:初见

祁醉下楼的时候盹还没醒,不过反正也没人,祁醉也不用在意形象了。
但是老远就看见有个机器还亮着,不可能是错觉啊,祁醉往前走近了一点看了一眼,好像是个小哥哥还在练习,祁醉本来没想打扰他,但这个点可能自己发出的声音还是大了点,那位小哥哥看了他一眼,祁醉冲他笑了笑,没想到长得还挺好看的。
那位小哥哥可能是认出他来了,眼神突然一震,祁醉清楚得看见他手抖了下,虽然幅度不是很大。
有意思,这几个小动作撩得祁醉心里有点痒,这么合心意的小孩好像从来没让他遇见过,老流氓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是春心萌动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位老流氓至今一次恋爱没谈过,感情史为零,追人经验自然也为零。
但他毕竟是老狗逼,逗逗小狼狗还是没有问题的。
转天的晚餐上,祁醉装作不经意地给了他一个冰激凌,趁机开始问他叫什么名字。
“于炀。”少年声线清亮干净,祁醉被撩得心里一动。
“祁醉。”祁醉微微笑了一下,“咱俩以后就算认识了。”
“嗯,我知道你是谁……”祁醉好整以暇地看着于炀微微变红的耳朵,心想自己这是看上了什么稀世珍宝。
循序渐进的道理祁醉还是懂的,第一天也就这样了,比赛还在那摆着,不能耽误正事。
看着又拿了第一的于炀,心道自己的眼光果然还是那么准。当然祁醉并没有考虑过自己要是追不上人家这件事怎么办。
令祁醉意外的是,第二天于炀自己主动过来给了他一个冰激凌,但是给完就跑了。祁醉慢悠悠地吃着两个冰激凌,感叹了一句“有意思……”
从这以后,于炀每天都按时送他一个冰激凌,怂了一周后,祁醉做不下去人了。
晚上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下楼晃悠时果然又碰见了在加练的于炀,这回于炀直接把游戏关了出来找他了,祁醉见此情况稍微愣了下,可能是因为原烊看起来实在太乖了,他就没指望他能有任何主动的行为拉进他们的关系。
“不练了?”祁醉有心想要逗一逗这个看起来很乖的小孩,想着反正大晚上的也没别人。
“你来了。”于炀的脸微微有些红了,说话的声音也有点飘,不过就算只有三个字,也撩得祁醉心里痒痒的,告诉了自己好几遍对方说不定还未成年才压下了祁醉心中的邪火。
“我来了,所以呢?”
“来见你。”于炀的脸更红了,却不影响他大胆地直视着祁醉的眼睛,满怀着期待与欣赏。
祁醉觉得心脏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好像要冲出束缚获得独立意识。
当然,祁醉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心动地无以复加了呢,越到关键时刻越是要好好表现的知道吗,镇定自若冷静自持,祁醉自认为调整好了状态,觉得此时不表白更待何时啊,人家都主动送上门来了!
嗯,没人问问于炀的意见,我们天真单纯可爱的小哥哥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撩到了祁神心坎上,傻乎乎地以为祁醉还想再送两天冰激凌。
“于炀,我喜欢你。”
于炀愣了愣,似是没想到祁醉会如此直白,如此迅速地表白了。
“嗯……我……”
祁醉说完了感觉这几天心里积压起来的那点不爽终于找到了宣泄的渠道,顿时轻松了很多。
“你喜欢我吗?”
祁神就是祁神,愣是没觉得才认识几天就这么问人家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喜欢……”这句话说完,于炀才彻底地反应过来他俩刚才的对话说了些什么,微微有些不可思议。
“喜欢谁?”
“祁醉……”
祁醉心脏暴击,觉得今天这话要是再说下去,他怕是要吐血了,抬起手腕假装看了眼表,其实什么都没入眼,“时间不早了,快睡吧,男朋友。”
“啊……嗯……晚安。”
说完这句话俩人都没动,不知道是在期待些什么。
“和谁说晚安呢?”
“男…男朋友”
“嗯,这还差不多。”祁醉顺势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下他的额头,对于于炀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也只当他是害羞了,完全没察觉到在他靠近的时候于炀肌肉一瞬间的绷紧。
转天起来,祁醉看着状态好像更好了的于炀,心里不禁感叹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很显然,祁醉没有考虑到于炀也是把他当神的一个小孩,能追上他,与他并肩,这才是他心中觉得自己配得上祁醉的条件,他怎么可能不尽自己100%的努力?
赛程将近一半的时候,祁醉回了趟基地,想着比赛是全封闭的,伙食虽然不说差,但吃了那么久肯定会腻了,再想想天天送到自己房间的冰激凌,祁醉觉得于炀肯定是爱吃甜的,于是顺路给他买了盒蛋糕带回去。
依旧是在晚上别人训练结束后,祁醉觉得自己今天回来得甚至比平常更晚,大概是看不见于炀了,想不到都这个点了,于炀还泡在练习室里呢,祁醉瞬间有些不是滋味,想着一定得劝劝他别这么拼,机会肯定会有的,就算没有,他也可以给他创造机会。
祁醉敲了两下门,等门开了,懒洋洋地靠在门框上对他说:“来吃蛋糕?”
祁醉能感觉到于炀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他的心脏也跟着漏跳了一拍,早知道这小子这么爱吃蛋糕他就多买一个了,老流氓死活不承认其实是因为自己想多看几次如此迷人的小哥哥。
“好吃吗?”
“唔…很甜”
祁醉作势去抢他的蛋糕,虽然没有收到阻拦,但是祁醉看着嘴里塞得慢慢的还在盯着他手里这块儿蛋糕的于炀,觉得自己心都化了,别说买块儿蛋糕了,就算上天入地祁醉都能做到。
“于炀!”
“嗯?”
“于炀!”
“嗯?”
“没事喊着玩”
于炀笑笑,也不反驳。
祁醉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这么可爱的于炀一天中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能留给俩人独处,祁醉已经盘算着以后要如何才能让于炀一天24小时都能属于自己了,当然于炀不可能知道祁醉心里有些什么想法。
好不容易熬到了赛程结束,祁醉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没想到等来的确是晴天霹雳。
一开始祁醉借着三分酒意撩于炀的时候还觉得气氛不错呢,等到于炀的反应清清楚楚地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时,他酒彻底醒了。
但是让他承认过去的这些温馨甜美的回忆都是假的,祁醉觉得他做不到,那些在他面前展现出来的全都是可爱的一面的于炀都是假的他也不能相信。
祁醉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深切地体会到了回忆越甜现实越残酷这把爱情巨刀,偏偏他还只能生生往肚里吞,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憋得很。
只是因为在太意,他太明白要是把这件事说出来对于一个新入圈的人的影响会有多大,于炀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时,他不敢轻易吐露。
在北美时,的确是憋得狠了,祁醉从来不知道,他会有一天这样爱一个人,对着铜像能说一夜这件事祁醉倒是丝毫不惊讶,毕竟回忆那么多那么美,再加上喝醉了的祁醉的加工,简直就是一篇感天动地的汤姆苏小说。
不敢想象,要是于炀没回来,祁醉会是什么样子。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