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张青凯x夏飞』少年往事二

“夏飞!还钱!”

“知道了,别嚷嚷!”

“喏,一毛二毛三毛……”

夏飞手里攥着一堆硬币彻底无语了,“你是砸了你家的存钱罐来还我钱的吗?”

“是啊。”张青凯显得很随意,“别这么大惊小怪的,为了防止我乱花钱,每次我想要存起来的钱都换成一毛的搁存钱罐里,这样我就懒得拿了。”

夏飞掂掂手里有点分量的硬币,感叹了一句:“是挺难拿的……”

“行了,你就别损我了,我这不也是没招中想出来的招嘛,好用就行。”

“对啊,管他傻不傻呢是吧哈哈哈”

“夏飞我还你钱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不行我是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夏飞……”

“嗯?”

“晚上……还一块儿走吗?”

夏飞笑了,“咱俩一块儿走是去你家还是去我家啊?咱俩家又不在一个方向。”

“没事我可以先送你回家我再回家!反正你家离得近!”

“张青凯你真是病得不轻……”

“正好路上给我讲讲题!”

“就那么两步道讲什么题啊!”

“你看你也承认就那么两步道了吧!”

“……”

“夏飞!你热吗?”

“你这不废话吗!”

“那这么热的天你为什么还把校服穿得这么严实实?”

“我愿意,谁像你似的,天天就差光膀子了。”

“我这不是没光吗……”

“呵,穿短袖还不行,还得把那一点袖子也撸上去的人是你吧!”

“是是是,我风纪不正行了吧,不让我撸袖子,吃雪糕总可以吧!前面不是有家店吗,我请你!”

“用不着,你还是留着钱放你那存钱罐里以备不时之需吧!”

张青凯无奈:“我都和你说了,那些钱是我预算攒出来的钱,我请你用的钱,就是我现在可以自由支配的!”

“你都这么说了,我是不是不吃白不吃啊?”

“对!没错!”

“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去陪你遛一圈!”

“明明是我请你,怎么到变成了你舍脸了……”

夏飞虽然对他说的是自己舍脸,但没想到见到雪糕倒是他自己先有些忍耐不住了。

张青凯突然就觉得自己像个带着熊孩子的小孩,只不过还童心未泯地和他一起趴在冰柜上面往里瞅,“你想吃什么味的?”

“你吃吧,我就看看就行……”

“嗯?你真不要?”

“嗯,不要。”夏飞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一边咽了口唾沫。

张青凯笑了,这人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呢,明明这么想吃还说不要,他既然说了请客还跟他客气什么啊,于是二话不说地拿了两根雪糕就要去结账,没想到却被夏飞拦下了。

“你真别破费了,我肠胃不好不能吃雪糕……”

张青凯于是把两根雪糕都放了回去,“你早说我就不带你来了,让你光看着我吃太残忍了,我就不折磨你了~”

“没事你吃吧,正好给我来一口解解馋。”

“真的?一口……解得了馋吗?”

“啧,你这人怎么这么多事啊,我说解得了就解得了!”

“好好好,都随你,谁让我拿人手软呢是不是”

张青凯这回从冰柜里捞出了一个水果杯,包装比雪糕大了不少,“这个够咱俩分的了吧?”

“够啦!行了快走吧!”

俩人本来就不怎么快的行进速度自动有了这个水果杯就更慢了,张青凯单手拿杯的动作很是变扭却变扭着没有求助夏飞。

夏飞看他和水果杯较劲看得津津有味自然也没有主动伸手,费了好半天劲才拿出来了一个张青凯本来是想直接给夏飞的,但看看他幸灾乐祸的样子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你来追我啊,追上我我就给你吃!”

夏飞看着张青凯这宛如智障的行为一不小心笑出了声,“张青凯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没!有!”

“那你天天在我跟前发什么疯啊?嗯?”

“诶有吗?可能因为咱俩太熟了吧……”

夏飞眼看着那一小块儿冰融化出来的水马上就要流到张青凯手上了,不由分说地拉过了他的手,直接把整个冰棒含到了嘴里,不过可能是对于它的大小有一些错误的预估,夏飞的舌头在离开时不小心碰了张青凯的手心一下。

张青凯只感觉一阵酥麻直达心底,本来他因为一只手在握把拿的就不太稳了,这心神一动他就直接松了手。

短短一瞬间发生的事而已,俩人看着地上的小冰棒面面相觑,“我能算你吃了吗……”

夏飞愣愣地看着他,鬼使神差般的点了个头,“反正我也不能吃,你快把剩下的吃了吧,不然一会儿都化了……”

“嗯……”

剩下的路上两个人没再怎么说话,夏飞光看张青凯吃了,反正他家离得也不远,没几分钟就到家了。张青凯刚好吃完了那一大杯,冰得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含糊不清的和夏飞打着招呼,“明天见啊,明早我还来找你”夏飞凭借着他惊人的理解力愣是听懂了这句话,不过也是反应了一下的,等他想要回话说不用了的时候张青凯都已经骑出去不近的距离了,夏飞摇摇头,他愿意来来吧,他走他的,这回他又不等他的车了,他总不能天天迟到吧,看见他不在他应该就自己走了吧……

夏飞想想刚才那一闪而过的瞬间,心里有点怪怪的,突然有些怕再见到他,虽然很明显对方没有多想,但他思索了半天也没找出这股怪异的感觉的源泉是什么,这让习惯于掌控自己的夏飞有些不知所措,那么熟的朋友……张青凯说这句话时他自己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