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巍澜】崑崙

虽然文笔很渣
但是谁要能给我白熊上这篇文贡献热度,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
白熊上贡献评论的朋友可以找我点梗,就是还得可能会很慢很慢……
贡献白熊币的朋友可以找我要红包!
我真的好想要奖品QAQ
又爆字数,全文4500+

上古众神,说到底,也不过是有了他们处于了上古的因,才有了成为众神的果。
什么爱恨情仇,那时候连个话本子都没有,又哪里来的对是非的执著与揣度呢。
昆仑君遇到小鬼王时,也不过是一个刚刚窥探到一点世事无常的孩子而已,生于长于昆仑山常年冰封的山顶的昆仑,内心的纯净岂是一般人能够撼动的?
要是说有这样的人,纵是横贯人神鬼三界,也就只有小鬼王这么一个了,却偏偏正让他遇上了,于是便注定此生不负,此情不渝了。

昆仑君很头疼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不肯走的小鬼王,现在天下局势危急,正是需要他出面的时候,随时随地带着一个鬼王像什么话啊。
可惜小鬼王不知道昆仑君那点心思,他只知道,只有在昆仑君身边他才能见到生机盎然的景象。
昆仑君主生,小鬼王主死,生死轮回,阴阳运转,倒是巧合地平衡了阴阳的关系,让世间万物收到的影响不自觉地少了许多。
但一开始昆仑君并没有看出来,为了能让小鬼王离自己远一点,他把自己的迷榖给了他,但是迷榖只能指向自己心里想去的地方,小鬼王只想待在昆仑君身边,迷榖带的路自然也是往昆仑君身边去的,只是他却没有勇气迈出走到他身边的最后一步。
最后,还是昆仑君发现了异常,他正在赤水河边打水的时候,水中飘落了几朵残花,昆仑君企图恢复它们的生命力,却发现它们破败得很彻底,但这才刚刚立夏,还不到花瓣凋零的季节,这一定是有原因的。
昆仑君心里一动,往水里瞟了一眼,正好看见在找树躲藏的小鬼王。
小鬼王一离开河边,昆仑君手边的花就好好地长了回去,不过昆仑君自觉这花天生生得好看,竟是又辣手摧花地折了下来。
“小鬼王?”
小鬼王躲在古木后的衣摆动了一下,古木非常配合地稍微晃动了一下,把小鬼王的行迹露了出去。
昆仑君蹲在小鬼王旁边耐心地哄着,小鬼王却依旧不答他的话。
过了半天,小鬼王才问了一句:“你还会抛弃我吗?”
昆仑君心里疼了一下,想他活了这么久,万物靠他生长运转,但其都自有自己的轨道,像小鬼王这种不入轮回,甚至不属于世间,离开他便无法独自存活的,昆仑君这还真是头一遭见,他怎么舍得再抛弃他呢。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昆仑君把手里握了许久的花插到了小鬼王的发间,“来,给你做个标记,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小鬼王难得的没有反抗,只是问了一句:“好看吗?”
“好看,当然好看了。”
当然,小鬼王自己不小心在水面上照到了那朵花然后愤然的一天没理他这件事就先不提了。
“你有名字吗?”
“……嵬”
“你自己起的吗?”
“嗯!”
“你看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绵延不绝,正如人生负重前行,不如你就叫沈巍吧!”
“好!”

小鬼王就这样,被昆仑君带回了家,说是家,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巧夺天工的木头架子罢了。
昆仑君有点尴尬,“那个……我也不常在这住……”
小鬼王眨了眨他的大眼睛,“那你一般在哪里住,我们去那好不好?”
“额……就住这吧,我陪你住这!”
小鬼王笑了,“好。”条件什么的他倒是不在意,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没见过好的,反正只要能和昆仑君一起住,他就满足了。
于是,本来正是需要他的时候的昆仑君,愣是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只为了看着小鬼王不乱跑。
昆仑君去河边打水小鬼王要跟着,昆仑君去山上采草小鬼王要跟着,昆仑君画画,小鬼王就在旁边看着,昆仑君睡觉,小鬼王就在旁边打地铺。
昆仑君看不下去,让小鬼王上来睡,于是他再也没下去过……
可惜,这样轻松的时光没过多久,昆仑君就接到了神农的信息,说他一个人实在顾不过来这四海八荒,挑了一个离神农最远,波及最严重的地方让昆仑君去走一趟。
昆仑君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小鬼王,要是瞒着这个小家伙自己走一趟,他回来时这个小家伙会不会把房子拆了?
带着他也是不可能的,现在天下灾祸横生,要是万一小鬼王有什么闪失,昆仑君不敢冒这个风险。
昆仑君决定和小鬼王实话实说,一张木桌两边,是小鬼王和昆仑两个人,小鬼王眨巴眨巴眼睛,好像不明白昆仑君为何突然离自己这么远。
“我要出趟门,争取早点回来,你在家要好好待着,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昆仑君没说两句就看见小鬼王低下了头,“怎么了?”
“你又要……不要我了吗?”
昆仑君对于如此委屈的小鬼王真是毫无抵抗力,又和他解释了半天,小鬼王依旧对他爱答不理。
昆仑君没办法,告诉他要是饿了就吃祝馀,这山上祝馀很多,不怕他饿着,别胡乱瞎吃,很多都是有毒的。嘱咐完了昆仑君还是不放心,叫来毕方看着他。
全程一言不发的小鬼王,在晚上清晰明了地表达了他的不舍和愤怒……于是昆仑君这个晚上过得无比艰难……
转天趁着小鬼王还没醒,昆仑君就招来了自己的凤凰,他这只凤凰高傲的不行,看了一眼腰酸背痛的昆仑君,嘴里哼了一声,“这时候想起我来了?”
昆仑君百口莫辩,他也不打算解释了,毕竟事实就在那摆着,谁看不出来啊。
当然,警告还是要的,“我叫你出来是还世间和平安宁的,不是让你来调侃我的。”
凤凰给了他一个白眼表示知道了,乖乖的弯下身子让他上去。
昆仑君就纳了闷了,这好好的凤凰,别人眼里高贵的象征,谁知道其实私底下这么难以交流……
君子国,果然生灵涂炭,昆仑君翻身下了坐骑,释放自己的灵力,好歹恢复了一些草木的生机,凤凰鸣叫,镇压住了人们心中的暴戾,世间归于和平。
按说这些事做完他就可以回昆仑山了,但他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平常再远的路途凤凰飞个半天也就能到了,这次为何飞行超过了半日?
而且这个国家显然不像是神农信中说的那个再不去挽救就要灭国了的大地方。
昆仑君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第六感太准了还是遗憾自己点太背了,没走出这个国呢他就晕了,还好察觉到不对劲时他让凤凰先回去看好小鬼王,他私藏小鬼王这件事要是暴露了,那恐怕三界都要和他反目成仇了。
再醒来时昆仑君已经被绑在柱子上了,面前的神好像在西王母的宴会上见过,不过是谁他一时还真想不起来了。
“私藏小鬼王,我不知道昆仑君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听到小鬼王,昆仑君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被发现了?
“藏得还挺深,要不是我那天去弱水之洲,我才懒得管你们东边的事。”
昆仑君想起来了,这位是白帝少昊,战火蔓延前,大家虽然不熟,却也有点头之交,估计要是没证据,他也不敢就这么随随便便抓了自己。
昆仑君试了试与身后这根古木相通,却发现因为他远离昆仑山灵力受限,而且刚刚经过巨大消耗,对于这样一棵朽木,他也是无力回天了。
现在就看那只老凤凰能不能把小鬼王藏住了。
还好,少昊的鸾鸟回来后少昊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其光熊熊,其气魂魂?”
昆仑君终于放心了些,看来凤凰叫毕方帮忙了。
苦于没有证据的少昊自然不能再绑着昆仑君了,他眼看着神农给少昊发来了求情帖,少昊神情变了几变,最终还是把他放了。
昆仑君不想去深究神农的所作所为了,他现在只想回家看看小鬼王怎么样了。
少昊绑他绑的随便,放他放得也随便,昆仑君也就随随便便找了一只会飞的骑回了家。
果然,火光熊熊只是假象,大火所做的屏障挡住了一切不怀好意的窥探,他的小鬼王被他保护的好好的,依旧天真不谙世事,昆仑君笑了笑,心里的石头一放下,这几天身心俱疲才初露踪影,一下晕了过去。
小鬼王早上一开门就看见晕在家门口的昆仑君,赶紧把他抱回了屋。
他走的那天小鬼王没能尽到的心力,这回倒是全尽了。
小鬼王去查神农寄来的各种图样,试图找到能让昆仑君醒过来的食物。
“白䓘,其汗如漆,其味如饴,食者不饥,可以释劳。”
这个好,小鬼王拿了样子去山里找,小鬼王运气可能实在太好,在赤水河边就有这么一棵树,就是长得位置有点偏,小鬼王够了半天,把脚崴了才够到。
小鬼王在赤水河边坐了会,缓了缓,就回去了,毕竟没有什么比唤醒昆仑君更重要。
还好,昆仑君只是体力透支严重,其实没什么大事,就算不吃白䓘,多养两天也能好了,小鬼王这算是误打误撞了。
昆仑君醒来后却是先吐了口血,小鬼王又喂了两片白䓘才让他缓过来这一口气。
小鬼王有些着急,“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没事,少昊还没修炼到能对我做什么的境界,不用担心。”
昆仑君嘴上虽然是这么说,手里还是不自觉地在感受着自己的灵力好像在源源不断地流出,他找了半天灵力流出的方向,发现正是他面前这个小鬼王。
昆仑君心里五味杂陈,小鬼王不可能一刻不跟着他,他的灵力就不可能一刻不传送,但是万物都从他这里汲取养分,他本来就只能靠着生死相克维持阴阳平衡,这个力量一旦和小鬼王相通,那他的生就全转换成了死,这个微妙的平衡也就维持不了了。
心事重重的昆仑君,把一关的细心都丢掉了,愣是没发现小鬼王脚崴了。
小鬼王依旧天天跟着他,却越来越觉得昆仑君不对劲了,原来昆仑君所到之处,万物复苏,生机勃勃,连他也跟着沾光,现在小鬼王周围的枯败好像越来越多,昆仑君的灵力好像越来越不管用了,除了家里,他甚至都不怎么出门了。
甚至再看到小鬼王抓蝴蝶他都不会拦下他,把蝴蝶放走了。
小鬼王看着昆仑君一日一日地灵力消逝,却不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直到昆仑君再次晕了过去。
这回喂白䓘都不管用了,小鬼王擅做主张地给神农写了求救信,神农现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自然是不可能亲自过来一趟的,当然他也不想见到他。
神农只回帖说小鬼王可以试试自己的心头血,小鬼王拿着信纸,仿佛见到了一丝希望,二话没说就拿刀在自己心间扎了一下,是真疼啊……小鬼王活到这么大,第一次感受到了剜心之痛。
可是他愿意,只要能让昆仑君好受一些,要他怎样都可以。
小鬼王含了一口新鲜的血液,嘴里满是腥味,用口渡给了昆仑君,喂完一口就给他塞一口白䓘,怕他嫌苦。
昆仑君醒来时感受了下发现自己的灵力停止输出了,他扭过头去想要看看旁边的小鬼王,小鬼王累了正趴在床边睡觉,他推了一下,小鬼王醒了,静静看着他。
小鬼王一坐起来,他就看见了他胸口那片红,昆仑君怒不可遏道:“你干了什么?”
小鬼王非常镇静地回答了一句,“救你。”
昆仑君闭了下眼,他的本意不是这样的啊……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谁能告诉他,他要如何处理眼下的局面?
自然没人能回答他,小鬼王委屈巴巴地问了一句,“你是生气了吗?”
“没有。”昆仑君的声音闷闷的,一点都不像没生气的嘛,“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昆仑君揉了揉他的头,“好,我不生气了,我去给你找萆荔。”
小鬼王一时沉迷在了昆仑君的手感中,没有深究萆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但萆荔就如心头血一样,只能维持一时,维持不了一世,昆仑君背着小鬼王偷偷摸摸给神农写信,商量如何重新镇压大不敬之地,还世间清明。
神农的回信先是表示了一下昆仑君终于迷途知返,走上正道了,昆仑君气得差点没把信撕了,还好废话就那么几句,后面就是神农具体的想法了,昆仑君研究了半天,觉得这个想法挺好,但是实施起来太困难,又给神农回信了另一种方案。
两个人这一来一回又过去了半个月,没人发现大不敬之地的硝烟已经蔓延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再等到神农回信的时候,上面只有一句话,“守好昆仑山。”
昆仑山的火墙一直没灭,普通人自然是上不来的,安顿好小鬼王后,昆仑君出了火墙想要看一眼,却发现四海八荒的妖兽都在往这个山上挤,昆仑君于是又设了几个关卡分流,妖族为图近道视蚩尤始祖不见,按说灭族是它咎由自取,却依旧有妖心有不甘,想要偷袭昆仑君,他本来想要直接回山顶的,可就在他开启山巅的一瞬间,妖族出手了,一直守在入口的小鬼王想都没想直接扑到昆仑君身前,替他挡了这要命的一击。
“沈巍!”
沈巍笑了笑,昆仑君看出了他的口型,“值了。”
昆仑君好像别人在胸口拿刀捅了一下,疼到极致就木木地没有感觉了。
这下,昆仑君私藏小鬼王的罪名算是落实了,等到重新镇压了大不敬之地之后,昆仑君被罚去看管大不敬之地,日日受黑暗包围,再无重见光明之日。
对于这个判决,昆仑君只有一个字,“好。”
小鬼王是由大不敬之地孕育来的,他受伤了自然也是回那里疗伤吧……
昆仑君不能不承认,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等待着奇迹的降临。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