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舜水

源于真爱,不忘初心。
靖苏死别,诚台生离,凯歌相忘于江湖。
国胖队,獒龙/方昕,远妹
729:全员向……双儿是北哥的!
十年一瞬陪青宇!
各种产粮随机掉落,欢迎勾搭!
三分钟热度,爱过……

【靖苏/琰殊】梦回

主琰殊

“殿下,您毕竟是皇子,万万不可冒险啊!”
萧景琰一怒之下也不管了情面,出口的狂妄之言:“小殊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我就算身败名裂也要去讨个说法!”
列战英看着怒气冲冲的萧景琰无奈了一下,跟了上去。
好像从萧景琰出门那一刻就注定了结果,没有人意外,只有人不平。
罚他闭关自省三个月,还真是会找他的软肋,三个月什么都干不了,三个月后他还能干什么?
抄书并不能使他静心,萧景琰抄得很心塞,他相信小殊不可能背叛大梁,但是父王的反应显然一点也没把他说的话放在眼里,这让他第一次怀疑起了人生。
本来就是热血方刚的年纪,萧景琰不平的也在理,但挡在他面前的却偏偏是此时他唯一能依靠的力量。
他错了吗?他坚信他没有。但是这个坚信能坚持多久?他有些迷茫。
这书是抄不下去了,萧景琰赌气似地放了书本,反正也不让他出去,他抄和不抄父王其实也都并不会管。
萧景琰往床上一摔,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闭上眼不去想,一切就都不存在。
这一摔,给他摔到了梅岭。
林殊的的铁甲在战场上穿久了,沾染了许多不知名的人的鲜血,他看起来好像浑不在意,手中的枪握得依旧很稳。
萧景琰不确定林殊看不看得见自己,他试着向前走了几步,却发现了一个要命的事实,他动不了……
他所在的位置离林殊也不过就是七八步的距离,没一会儿他就走到萧景琰的面前了。
萧景琰以为他看不见自己毕竟动都不能动,这大概是自己的一个梦吧……他这么想到。
然后他叫了一声“小殊”,万万没想到林殊居然回了头!
“景琰?你不是去东海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萧景琰有点懵,他这是……穿越了?可是他为什么不能动了啊……
林殊好像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出声问了一句:“景琰?”
萧景琰只好承认了自己的窘境:“我不能动了……”
林殊听见这话却笑了,景琰什么时候也会和他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而且他还好好地站着呢,哪有道理说不能动就不能动了?
“景琰,别逗了”
萧景琰又试着迈出步子,这回林殊终于觉察出来了不对劲,“你真不能动了?”
萧景琰有苦不能说的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林殊正色了一些,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萧景琰又不好告诉他他是从未来来的,因为……未来并不美好……
见萧景琰并不答话,林殊更奇怪了,“你怎么了?”
情急之下萧景琰一时也找不出更好搪塞他的理由,随口胡诌道:“我失忆了!”
这回轮到林殊懵了,指了指自己,“那你还认识我吗?”
萧景琰觉得林殊的智商好像突然下线了,自己不是刚喊过他小殊?
林殊缓了一瞬大概也发觉自己失言了于是换了个问法:“你的记忆到哪?”
“到东海。”
林殊突然又紧张了起来:“你是不是在东海出了什么事?”
“没有……”
林殊不再问了,看起来萧景琰知道得也并不比他多多少。
萧景琰不能动,林殊只能每天过来给他递饭递水,他吃的时候林殊就在旁边干坐着,萧景琰几次三番邀请他一块吃都被他拒了。
委屈巴巴的萧景琰只好自己闷头吃,林殊有时在他旁边说话,有时不说话,气氛倒也不尴尬。
直到两天后,林殊又来送饭了,萧景琰还没看见饭菜林殊就投怀送抱了,大概是被绊了一跤,直直地往萧景琰怀里摔去。
萧景琰接住了他,手好死不死地放在了腰上,这一握他却就不愿撒手了。
萧景琰定定地看着他,不知受了什么魔咒,一冲动就亲了上去。
小殊的嘴唇软软的,糯糯的,与身上的铠甲格格不入。
萧景琰心下全是慌乱,不知道谁给他的胆子做出这样的事的,但眼下却是实在不舍得松开。尤其是又觉得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段在一起的时光,萧景琰的冲动就更是无法抑制了。
亲够了才被放开的林殊羞愧难当地跑进了营帐,再去给萧景琰送饭的变了一个人。
萧景琰心下怅然,说是不悔的心此时却又开始自责了。
战场也容不下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林殊又要去打仗了。
林殊在萧景琰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他,他也回看着林殊。
谁都知道,他们回不去了。
因为那个吻。
林殊那天在他面前站了许久,最后也只留下了“等我回来”四个字。
萧景琰不知道自己的心该放哪了,林殊肯定不知道他回不来了。
萧景琰再也顾不得礼仪周全,“小殊,你回来!”
林殊的脚步顿了顿,却终是没转这个头。
你可知道,我期待这天期待了多久?
你可想过,我有多怕这天成了真?
林殊想了想自己做过的那个梦,比这不知激烈了多少倍的梦。
他一直苦苦隐藏着自己的心,生怕被萧景琰觉察了去,却不想水牛那个性子比他还直接。
林殊的脸上有一抹绯红,脑子里有些纷乱,一会儿觉得本来就是两情相悦的事哪有这么多道理可讲一边又觉得毕竟身份地位摆在那,如此惊世骇俗地爱情他是想毁了谁?
终是不忍,林殊又跑回了营帐前,萧景琰却已经不见了,这一切,就好像他的一场梦。
林殊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自己的渴望已经如此强烈了吗?
他不敢承认,这份爱太重,他承不住。
这仗都快没法打了,他迟出了梅岭一刻。
一刻后,世事全非。可惜,一刻的时间,什么都改变不了。
削皮挫骨的疼痛他还是忍过来了,看着这张面目全非的脸,突然有些后悔之前没多亲一阵。
往事如烟,没必要深究了。
我曾经梦到过你,梦里花落在黎明。

评论

热度(26)